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综合导航 > 网站地图 »正文

氢气医治癌症的故事(5):氢气“护”肺

网站地图 adminjin 2018-08-27 00:31:12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氢气医学目前仍旧处于早期阶段,依然面临很多人不理解甚至有曲解的问题。为推动氢气医学久远健康发展,需要从事基础临床医学研究的同行一起独特努力,给氢气治疗疾病供给更明白更全面的临床证据,循证医学最重要的就是器重高质量的临床证据,也是当今医学的潮流。

从事氢气医学的学者良多,有基本也有临床,但真正将氢气作为疾病治疗手段的医疗机构和学者并未几,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在这方面走在国际前列,这非常令人感到快慰。氢气作为肿瘤治疗的一种帮助疗法,对提高患者生存质量,对一些患者预后产生神奇效应,认真总结和积聚这些临床数据,对于推进氢气医学临床研究具备很重要的价值。

复大病院徐克成先生最近写的系列文章,是这方面工作的典型。为了满意宽大读者请求,氢思语感激失掉复大医院受权转发。

徐先生第一篇文章就接受了台湾著名传奇人物傅达仁身患胰腺癌,已经打算到瑞士安泰死,结果因为吸入氢气惊人从死神手上滑了回来,这故事足够传奇,但氢气的传奇故事太多太多,生机读者细心当真浏览。氢医学重磅分享,台湾访“氢”之旅(1)

第二篇文章先容了一位恶性肺癌患者,在实行喷射化疗的同时进行氢气吸入,短短2月癌症惊人失落,手术后也不寻找到癌细胞踪迹。但也不是所有癌症患者都会由于吸入氢气治愈,一些晚期患者只能取得缓解痛苦悲伤,改善生涯品质的后果。氢气治癌故事(2):她患肺癌,却“白”挨一刀

第三篇文章中介绍了2例效果不太幻想的情况,但患者家属广泛对这种效果表示懂得。当今癌症治疗范畴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对那些基础没有踊跃治疗意思的晚期患者,给予足够多的尊敬,尽量减少疼痛,提高生活质量是最重要的方式。氢气治癌症故事(3):“共为天下病苍得离苦”

第四篇介绍的曾先生是无比晚期的宏大肝癌患者,固然进行了屡次参与治疗,但治疗效果异常好,十分有可能是吸入氢气的因素,盼望曾先生持续尽力,获得更美满的效果,彻底克服病魔痊愈。氢气治癌症(4):他患肝癌,医治“很顺畅”

第五篇文章介绍了一位尘肺患者的神奇效应,学医学的我对尘肺这种疾病有一种自然胆怯感,主要是觉得这种疾病简直没有任何药物可抗衡。

应用这个机遇,我谈谈氢气治疗肺纤维化的问题,这方面已经有一些相关研究报导,结果提示氢气拥有抗肺纤维化的作用。例如日本学者曾经报道氢水能对抗放射性肺损伤纤维化,也有复旦大学和河北医科大学的研究发现,氢气对吸烟引起的肺损伤有治疗效果。但是,也有研究失败的经历,我们和上海某著名医院开展的纤维化吸入氢气治疗,预实验阶段就遭受滑铁卢,没有获得有效的证据,后来这个名目废弃了。不过这方面研究会继续进行,我们须要认真了解氢气到底对那些疾病效果更好,对那些疾病效果不理想,需要晓得是否存在不合适使用氢气的疾病,这些问题都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和探讨的。

传布氢气医学,功德无穷,

人人获得氢气医学健康,是氢医学的宏愿。

氢分子与健康的故事(5):氢气“护”肺

“神奇响应者”

2个多月前,在台北位于台大医院右侧的潓美氢体验中央,见到一位84岁老人曾先生。他中等身体,有点驼背,历尽沧桑的脸上爬满了皱纹,留下了深深的岁月痕迹。两只深陷的眼睛,看上去倒还有神。他缄默着,悄悄地坐在椅子上。我上前与他握手,他看着我,显得有些忸怩,说:“我每天都到这里来吸氢。他们对我可好呢!”他指了指一旁的服务女士。

陪伴曾先生的他的儿子告知我们:他的爸爸是个苦难人,当了几十年煤矿工人。台湾的煤矿,透风设施差,虽在2000年这些矿井全体封闭了,却留下上万名疾病缠身的矿工,几乎都生了“尘肺”。曾先生的尘肺最严重,几乎每年都要进几回医院。

“去年那次住院,差点‘走’了。”曾先生儿子说,“后来吸氢,才有了今天。”他有些激昂了,拿出曾先生的胸部X片。

01-1.jpg

曾先生的X线胸片:两肺充满斑块状不均质阴影,提示肺炎症和纤维化

我看了曾先生的胸片。电影拍的质量不太好,但明白显示两肺上中下三个肺区有大小不等斑块状影,以右侧中下肺区为多,密集度3级,可诊断为三期尘肺(Ⅲ)。曾先生儿子说:“这是近期拍的片子,以前的要严重得多,两肺都是班班块块,好吓人!”

01-2.jpg

作者为曾先生检查, 没有听到肺部啰音

曾先生去年住院时,已经上气接不了下气,不能平卧,心跳140-160次,嘴唇发紫,即便吸入高浓度氧,血氧饱和度仅有90。医生诊断为“心肺衰竭”,下了“病危告诉”。

“那时,我们家属已经不抱多大希望了。痛心的是爸爸一辈子受苦,没有享到福,就这么分开了,心里不甘。”曾先生儿子说。

毕竟同种同族,两岸离开快70年,风气仍是一个样:白叟逝世愿望留在家中。曾先生被家眷接出医院。在友人介绍下,来到“氢休会核心”吸氢。实际上不单吸氢,还吸氧。曾先生应用潓美的“氢氧气雾化机”,该机包括电解槽氢气产生系统和超声雾化体系。纯水在直流电和少量食物级催化剂作用下发生电解反应,产生氢气和氧气,分别从阴极和阳极溢出。吸入气体包括34%的氧和64%的氢。

临床上有一种患者对某种治疗能产生神奇效应,被称为“神奇响应者”。美国2009年曾发展一项临床实验:45例晚期膀胱癌患者接受一种新靶向药伊维莫司,43例均无效果,仅有两例的肿瘤缩小,其中一位患者叫沙伦,68岁,肿瘤几乎完整消逝,停药一年后,肿瘤彻底消散了。她成了名人,被誉为“神奇响应者”。美国前总统卡特对免疫治疗也属于这种情形。

曾先生就是一个“神奇响应者”。不外他“响应”的不是某一种药物,而是最一般的氢气。吸入氢氧气后,气喘表示改善了,心率降下了,肺部病变稳固了。

我很愉快,一方面是看到曾先生的“神奇响应”,另一方面好像为我们增加了一个治疗兵器。在咱们医院里,常常看到一些化疗药物相干性肺侵害患者,个别用类固醇激素,但效果有限,副作用还特别大。吸氢,是否能够作为这些肺疾病的替换治疗手腕?

惨痛的印尼患者

我在未几前出版的《践行中国式控癌》一书中,曾记录了一位印尼患者的苦楚经历——

男性,51岁,2015年8月当地医院诊断为右肺癌并双肺、骨多发转移,病理为腺癌,基因EGFR19外显子渐变。予以培美曲塞-卡铂联合化疗,每3周为一个周期,共6周期。肿瘤进展,改口服易瑞沙治疗了3月,不见好转,改特罗凯治疗,2个月 。肿瘤继承进展,停特罗凯,改口服AZD9291(奥斯替尼)(第三代EGFR突变体抑制剂)。2016年8月20日因呼吸艰苦,急诊住入我院。检查发现颈 高端水杯部淋巴结肿大,压迫气管,予以气管切开;CT显示双侧肺洋溢性磨玻璃状伴网状结节影,斟酌靶向药所致的间质性肺炎合并肺部感染。予以抗沾染、甲强龙等对症处置,症状稍改善,但仍无奈脱离呼吸机。

患者冲动地拉住我的手,让护士用棉签封住气管套管口,憋着气,断续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谢谢。我想活下去 ……”。我强装轻松,独一能做的仿佛就是多少句“抚慰”——一个医者最肉痛的无奈。

传统癌症治疗手段导致的毒副作用,是临床医生的痛点之一。癌症之所以难治,主要是目前用于全身把持的药物,无论是化疗药还是分子靶向药,对多数癌症,一是有效力低,保持疗效不长久,二是副作用大,杀了癌细胞,也对机体造成“二次损害”。这位印尼患者,接受了当今最进步的三代靶向药物治疗,岂但没有“响应”,反而引起了间质性肺炎,一种致命性肺损害。

在癌症治疗中,化疗药物引起的肺损害发生率为0.03%~3%,各类抗肿瘤药物在临床试验和临床应用中几乎均有诱发肺损害的报道,如早期用于肺癌的博来霉素、烷化剂,近年运用的吉西他滨、紫杉醇等药物。博来霉素诱发的肺损伤发生率为6%~10%。一项研究显示,在141例接受博来霉素结合计划治疗的霍奇金淋巴瘤患者中,肺损害的发生率达18%,其中24%的患者因而死亡。

靶向药也能引起肺损害(见表)。在84家机构、1976例接受吉非替尼治疗的非小细胞性肺癌患者中,有70例(3.5%)发生间质性肺炎, 31例(1.6%)死亡,所有患者均有胸部放疗史。男性、吸烟史和既往合并间质性肺炎者较易发生。有人统计日本以本地区接受吉非替尼治疗的92821例患者,间质性肺病变的总发生率约为0.28%;而在日本地域接受吉非替尼治疗的65527例患者中,发生率约为1.7%。

01-3.jpg

不仅化疗和分子靶向药,连被誉为“里程碑式治疗”的免疫治疗,如PD1/PDL1为代表的免疫检讨点抑制剂也会引起肺损伤。

说来也巧,今天上午看门诊,一位肝癌术后转移患者PDL1 阳性。看来他有经济才能,我倡议他用Opdivo 或Keytruda,可他谢绝了,说副作用太大。我碰到过一些患者利用这类药物后呈现不良反映,重要是皮疹和腹泻,尚未见到要挟性命者。

中午我回到办公室,翻开电脑,赫然看到一篇早先发表于著名期刊《柳叶刀》的文章,标题是“愈来愈多呈文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合并致命性心肌炎”,讲演101例患者的具体材料,作者忠告:“目前没有有效治疗手段,死亡率高达46%”。

岂非这位肝癌患者看过这篇文章?我想:真要向患者学习!更巧的是,专家在评述《柳叶刀》这篇文章时,提到这类药有5种重大并发症,其中有“免疫性肝炎”,还有“免疫性肺炎”。

医生用药,真是如履薄冰!

急性间质性肺炎是抗癌药最严峻肺并发症,属于弥漫性肺间质疾病,预后凶险,死亡率高达72%。前述印尼患者最后在医院去世了,惨痛的是,他不是死于肺癌,而是死于靶向药的并发症间质性肺炎(见下图),非常惋惜。

01-4.jpg

该图显示靶向药引起的急性间质性肺炎。胸部CT显示双肺弥漫性不均质性磨玻璃样暗影,没有显著的肿块。可见轻度网状构造。

自由基和肺损害

化疗和靶向药物所致的肺损害机制不明,可能因为药物直接损伤肺泡Ⅰ型和Ⅱ型上皮。此过程中有过氧化自由基参加。

人体细胞的生命大分子,假如失去一个或一个以上电子,其所含电子不再成双配对,成为游离的分子、离子、原子或原子团,即自由基。主要的自由基包含活性氧(ROS)和活性氮(RNS)(见下表)。

自由基的产生包括内源性,属生感性,是氧化磷酸化进程中必需的信号传导物资;也可外源性,是由外界因素如抽烟、毒素、传染、适度活动、辐射、药物等诱导天生。化疗药和分子靶向药,均可增进体内产生自由基。

自由基普通敏捷从体内肃清。体内有反抗自由基氧化作用的抗氧化防备机制,与氧化作用坚持均衡。如果自由基适量发生,或/和抗氧化机制不足,则可以与DNA、蛋白质、脂质、碳水化合物起化学反响,损坏生命分子,引起细胞损害(见下图)。

01-5.jpg

实验室检测到化疗后氧自由基的增长。自由基激活炎症细胞和免疫细胞,构成对肺的持续性损害。在药物性肺损伤时,自由基能促使支气管-肺泡上皮细胞凋亡。上皮细胞损失导致肺泡基底膜破坏,进而引起细胞外基质即肺间质损伤(见图)。

01-6.jpg



该图显示氧自由基可通过多种道路,包括破坏不同基因之间平衡、烦扰特别蛋白酶和损伤DNA,促使肺泡上皮细胞凋亡,从而引起肺炎症和肺纤维化。p38MARK 表现p38有丝决裂原激活蛋白激酶,Smade 表示一种针对特殊基因的物质,FasL 表示Fas配体,Fas 表示凋亡介导性名义抗原,FADD表示Fas相关性死亡域,BAX 表示BCL-2相关蛋白,BCL-2 表示B细胞淋巴瘤

三个动物实验

氢是否对药物性肺损伤有治疗作用?我们看三个动物实验——

第一个实验:研究吸氢对实验性急性肺损伤的作用。采用气管内灌注脂多糖(LPS)造成急性肺损伤。64 只小鼠,随机分成4组,每组16只,分别为对照组(PBS)、对照组+吸氢(PBS+H2)、气管内灌注脂多糖(LPS)组和灌注脂多糖+吸氢组(LPS+H2)。吸氢均在实验开端后1和6小时时进行,时光1小时。所有接受脂多糖气管内灌注的鼠,均发生急性肺损伤。但在加上吸氢的动物组,肺损伤稍微,表现为肺泡上皮凋亡减少,肺内中性粒细胞凑集和炎症减轻,一些促炎性细胞因子例如肿瘤坏死因子、巨嗜细胞炎症蛋白以及白介素1、6,均减低。给鼠腹腔内注射含有氢气的生理盐水,也有相似效果(文章发表于Shock 2012年37卷5期)。

01-7.jpg

该图显示LPS灌注的小鼠肺泡上皮凋亡严峻(LPS),而在吸氢的实验性肺损伤小鼠肺上皮凋亡明显减轻(LPS+H2)。A是肺组织学改变,B显示凋亡指数,可见LPS组最高,加上吸氢后,指数降落。PBS 系对照组

第二个实验:研讨饮氢水对实验性肺伤害的作用。实验采取百草枯(PQ)引诱大鼠急性肺伤害。共采用40只成年小鼠,随机分成4组:对照组、氢水组、PQ 组和PQ+氢水组。对照组和氢水组鼠分离饮纯水和氢水,PQ组和PQ+氢水组鼠接收腹腔内打针PQ,而后分辨饮纯水和氢水72小时。氢水内氢气浓度为0.4mM,鼠血液内氢浓度应到达5μM。72小时后杀死动物,解剖。

实验显示,在PQ+氢水组,肺损伤明显轻于PQ组,表现为胸腔渗液较少,气道分泌物内蛋白质含量和细胞数少,肺组织学改变也明显轻于PQ组;在给予氢水的动物肺水肿较轻,反应细胞脂质过氧化和氧化损伤的指标,也明显低于未饮氢水的实验组。作者还测定了细胞凋亡指数,发明氢水组肺上皮凋亡明显减少(文章见于J Biomed Biotechnol 2011年)。

01-8.jpg



该图显示小鼠肺组织学改变。A和B显示对照组和单纯饮氢水组,肺泡及其间质畸形,但在给予氢水的PQ组(D),则肺组织学改变则与PQ组(C)有明显差异。在PQ组,可见显著肺出血、水肿、肺泡空隙增厚、充斥炎症细胞和纤维素冷静(C),而在给予氢水的PQ组,则肺损伤明显减少(D)。

该实验又测定肺丙二醛(MDA)。丙二醛是膜脂过氧化主要的产物之一,测定MDA可懂得自在基过氧化水平。与对比组和HW组比拟,PQ组和PQ + HW组的肺MDA程度增添,然而,PQ + HW组MDA明显低于PQ 组,阐明氢气可减少过氧化,起抗氧化作用(下图)。

01-9.jpg

该图显示各组动物肺组织中的MDA含量,PQ组最高,PQ + HW组的水平较低(*与对照相比;与PQ组相比),提示氢水能降低肺MDA水平。Control指对照组,动物仅饮纯水;HW组指动物饮氢水;PQ组指百草枯致急性肺损伤动物;HW+PQ组指急性肺损伤动物饮氢水

第三份实验检测了吸氢对吸烟引起的慢性壅塞性肺病(COPD)鼠模型的作用。24只小鼠随机分成5组:对照组、COPD组、低氢组、中氢组和高氢组。除对照组,其余各组均吸烟4个月,造成类COPD模型。吸氢的鼠分成低、中、高氢三组,吸入的氢浓度分别为2%、22%和41.6%,天天吸氢2小时,4个月,系与吸烟同时进行。

成果显示,吸氢显明减少支气管肺泡灌洗液内炎症细胞数、a肿瘤坏逝世因子、基质金属蛋白酶-12、半胱天冬酶-3、半胱天冬酶-8以及白介素6、17跟23的表白,然而进步金属蛋白酶-1组织克制剂。试验还证实,吸氢可改良肺病理、肺功效和血汗管功能,下降右心室肥厚指数。吸入22%和41.6%氢气比吸入2%氢气显示更好的结果(文章见于Int J Chron Obstruct Pulmon Dis 2017年)。

01-10.jpg

该图显示吸氢对慢性梗阻性肺病小鼠的肺组织学的影响,右3张照片显示吸氢组,肺转变均较COPD(左2)组为轻,尤其在吸入中高浓度氢气的小鼠(肺组织染色HE ×400).

氢气“护”肺

曾先生的阅历和上述三份实验,联合文献,高度提醒:氢气能“护”肺,存在改善和防备肺损害的作用。氢气护肺的特色有:

第一,氢气扩散能力强。氢气分子量小,很轻易透过生物膜,进入细胞浆、线粒体和细胞核内。肺是最濒临外环境的器官,氢气更易进入肺;

第二,氢气取舍性抗氧化作用。氢分子能抉择性与自由基氢氧根和过氧亚硝基起反应,而不减少其他与细胞信号传导相关的活性氧(如H2O2),因此不会影响机体内正常代谢氧化-还原反应,也不会影响肺自身的气体交流作用;

第三,氢气生物相容性强。氢分子的组织相容性高于其他抗氧化剂,这对肺这样很柔嫩的组织,尤为重要,不会迫害肺组织;

第四,氢气特殊保险;

第五,肺血流丰盛。无论是吸入,还是注射含有氢气的溶液,氢气均可迅速透过肺组织进入全身,这对改善机体全身状况极有辅助;

第六,氢气浓度高,作用可能更强。

2018年5月16日礼拜三脱稿于广州天河之巅

徐克成传授是暨南大学从属复大肿瘤医院声誉总院长、海内有名消化病专家和肿瘤治疗专家。国际冷冻治疗学会(ISC)前主席,中国卫生系统最高荣誉“白求恩奖章”获得者,获中宣部“时期榜样”名称;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痊愈协会会长。他先后担负南通医学院内科教授和消化研究室主任、第一军医大学客座教授、日本千叶大学、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拜访教学。现任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消化病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全国肿瘤研究合作组组长、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委员会胰腺病学组成员,世界肝病学会委员。中华胰腺病杂志、胃肠病学等杂志编委。主编医学专著9本有《临床胰腺病学》、《肝纤维化的诊断和治疗》、《肿瘤冷冻治疗学》。参编专著29本;在国内外发表论文496余篇。

1就诊内容

肿瘤专家,尤其在消化系肿瘤的诊治(如肝癌、胃癌、结直肠癌、胰腺癌等恶性肿瘤)和肿瘤康复治疗方面都有很深的成就,在肿瘤微创治疗和免疫治疗等方面他走在了业界的最前沿。

2挂号费

300元(请提前预约)

◎ 徐克成门诊征询电话:18903068180

氢气治疗咨询电话

陆医生:13760888586。

地址:

北院区地址:广州市天河区棠德西路2号

南院区地址:广州市海珠区赤岗聚德中路91、93号推荐文章:
广告06